2018年7月14日 星期六

2018亞森:新黃金時代的另一個時刻

最終,新時代的誕生是由每一場比賽堆積而成。1979年銀石站,定義了1970年代晚期,Barry Sheene輸給了Kenny Roberts,這是個里程碑,代表美國車手統治大獎賽。1983年瑞典,Freddie Spencer在最後一圈令人難以置信的晚剎擊敗Roberts ,結束掉Roberts 的王朝。

1990年,我們可以稱之為第一個黃金時期,Kevin Schwantz跟Wayne Rainey之間還殺出Hockenheim 這個程咬金。1996年澳洲與西班牙赫雷茲站瘋狂的場面創造出Mick Doohan和與之對立的Alex Crivillé。Valentino Rossi來到MotoGP或許帶來非常驚人的成績,2004年他在南非站奪冠,同時也是首次從Honda轉隊到Yamaha的第一場比賽,並且打敗宿敵 Max Biaggi,可以說是他生涯的分水嶺。這才是Rossi超越這項運動的重要時刻。

直到我們回頭來看,這個時代肯定會被稱之為第二個黃金時代,那麼2018年的亞森、以及2015年和2017年的飛利浦島,一定會被車迷認為是這個時代的代表作。車手之間的大亂鬥,兇狠、刺激的肉搏,頻繁又不會太誇張的碰撞,廠隊與衛星車隊車手們的人車合一。幾乎是從開始就戰到最後一刻,不斷的換人領先,不斷的超車。

是誰,怎麼辦到的

這個時代將會由贏得這些比賽的人來定義,尤其是他獲勝的辦法。在最後幾圈,Marc Márquez發現自己還有一些餘力,他更願意去冒一些風險,或許是他之前有所保留。這讓他足以拉開一段距離,放掉後面的追兵,並逃走。前23圈,領跑的人跟第二名差距從來沒少過三分之一秒,大部分的時間都少於零點一秒。在比賽的最後四圈,Márquez 領先後,拉開差距到兩秒。

回想起來,冠軍似乎是勢在必得,但2018亞森站─第70場在這舉辦的大獎賽─會成為歷史上最偉大的一場比賽。事實上這場比賽,跟2015年和2017年的飛利浦島,可以說是歷史上最精彩的一流比賽,而且都在三年內發生,這也是我們正活在一個黃金時代的鐵證,又或者是大獎賽最偉大的時刻。現在,MotoGP正在享受人才爆滿的感覺。

從練習賽與排位賽就很清楚了。FP3時,前五位車手差距只在0.07秒。排位賽結束後,前十名的車手差距不到0.4秒。只要一個彎,就決定是進不了Q2還是頭排起跑。車迷們興奮的看著這場26圈的大亂鬥。

然而,小心使得萬年船。深入看單圈時間來分析比賽節奏,會很明顯拉出三個區塊:Marc Márquez,8到9位有上頒獎台速度的車手,以及其他人。Marc Márquez由竿位起跑,而且他的速度比其他人快0.2到0.3秒,這場比賽很可能在第一彎後就結束了。

開戰時刻

Marc Márquez換上軟胎後,這樣的恐懼感更加提升。Márquez 是否為了在最後拉開差距而一開始就犧牲一些速度?Cal Crutchlow、Valentino Rossi跟Andrea Iannone還有其他人都換了軟胎,意味著賽道狀況已經不同,使得軟胎成為最好的選擇。事實上,一般而言Honda車手們會選用後硬胎,在這卻用了軟胎,而Ducati一般來說會用後軟胎,在這卻用了後硬胎,這都暗示了輪胎選擇比平常更複雜。

燈滅起跑,由Marc Márquez第一位領先進入一號彎,但這很有可能會被快速逼近的Jorge Lorenzo破壞。這位Ducati廠隊車手起跑就好像大砲一樣噴射出去,從外側一路由第十位衝到第三,接著第二彎就上到第二,追到Márquez的RC213V的尾巴。他在前半段賽道猛追Repsol Honda車手,並且在Mandeveen滑進Márquez 的路線,接著領先。Márquez 在Ramshoek 跟GT 連續彎不斷嘗試騷擾,但Lorenzo 依舊保持他的路線,並使用Desmosedici GP18的加速性能把Márquez 擋在後頭。

Jorge Lorenzo有辦法翻盤,並上演他在穆杰羅與加泰隆尼亞得脫逃秀嗎?一圈半後答案揭曉,NO。Márquez 在Southern Loop慢慢的接近Lorenzo ,在Hoge Heide繼續開著油門,然後放開剎車在Ramshoek,這個亞森最快也最可怕的彎角超過Lorenzo 。Márquez 再度領先,但還不是喘息的時候。

高速列車

三圈後,比賽的輪廓漸漸清晰。10位車手在前面組成高速的列車,Johann Zarco跟Jack Miller跟不上被丟在後頭。雖然擁有許多經驗,並駕駛更快的賽車,但這些領先者就像是在比Moto3一樣。Lorenzo 在De Bult彎再度奪回領先地位,Valentino Rossi在GT連續彎超掉Márquez ,每次這個集團出North Loop進入Strubben髮夾彎都會有精彩的肉搏,為了率先出後直道而奮鬥。

雖然單圈時間不是問題,但節奏仍然很激烈,車手們不斷試圖突破極限,還得同時防守。比賽幾乎在第四圈就結束了,當時Jorge Lorenzo在Meeuwenmeer失去前端,被迫收油救車。毫無防敗的,Valentino Rossi出現在這位Ducati車手後方。兩人一陣搖晃,但還都能保持車身直立,顯示出他們的技巧高超。

Rossi解釋道:「一開始我們很幸運,我跟Lorenzo,因為Lorenzo切12彎切太深並失去前端,我剛好跟到他後面,並且撞上他。但我們很幸運,因為我完美的撞上他,所以我們沒有摔出去。」

Lorenzo說:「那一刻真的非常可怕,我不知道我後面怎麼了。我不知道誰撞過來,不管是Márquez 還是其他人,最後發現是Valentino。」

從前面到後面

Lorenzo的問題在於後輪抓地力比前輪好,去逼到前輪,特別是他壓到白線,前輪抓地力會減少一些。他說:「我們非常幸運,因為用的是米其林胎,後輪的邊緣抓地力比前輪更好一點。在利曼我失去前端,這邊又再來 一次。我只是稍微往內切一點,然後就壓到白線,前端就鎖死了。為了避免摔車,我只好減速,而Valentino沒意料到這樣的減速,就撞上我的車尾。非常嚇人的時刻,如果真的摔了,可能後面所有人都遭殃,那會非常危險。」

這是個及時得提醒,雖然MotoGP這麼多年已經越來越安全,但仍存在著主要的威脅。如果一位車手在另一位車手前面摔車,或者更糟一點,在一群追著他的車手前摔車,那可能會演變成很嚴重的後果。MotoGP比賽差距越來越小,這對這個運動來說很棒,對車迷來說也很棒,但也提高碰撞的危險性。周日或許該歸功於兩台賽車的速度都沒有太快,Rossi跟Lorenzo還能力直車身。

不論危險與否,Rossi 跟Lorenzo之間的碰撞沒有減緩比賽中領先集團瘋狂的速度。剩下八位,Aleix Espargaro跟Andrea Iannone已經脫離這個集團。領先集團重新分組,然後又再度結合在一起。在前面集團,Jorge Lorenzo領先,首先是Valentino Rossi跟在後頭,接著是隊友Andrea Dovizioso。Marc Márquez掉到後面,接著向前衝,超過Rossi跟Dovi,然後又輸給Ducati車手。Alex Rins已超過Cal Crutchlow,並試圖衝上前去參與這混戰。從起跑位置第六位掉到第九位的Maverick Viñales擋住了Johann Zarco,接著開始往前衝。

No quarter

雖然Lorenzo領先,但他後面的人卻爭得很兇。Dovizioso 超過Rossi 跟Márquez,半圈過後Márquez 超過Dovi。Viñales 超過Rossi,然後Rossi 又超回去。有時候超過去會維持一圈,有時候等不到下一個彎就反超。對決很兇狠,沒時間喘息。只要稍微失誤就會掉好幾個位置,只要跑開就表示有兩位以上的車手超過你。

第12圈Alex Rins在Strubben髮夾彎切入Marc Márquez的內側,Marc Márquez試著反超。他用他的膝蓋與手肘靠著Rins的Suzuki賽車,他的手腳都滑掉了。不知怎麼的,他竟然能待在車上,連Márquez 也不怎麼明白到底怎麼回事。Márquez 說:「就連我也不知道。我看到這張照片,真的太瘋狂了。」

這位Repsol Honda車手說:「我記得Rins。我們有碰上。他碰到我,但最終這是我的錯,因為我在外側。當你待在外側,你得理解到在內側的車手有優勢。然後我就在那了,而且撞上了,我還差點摔下車。我的左腳,左手甚至連離合器都滑掉了。我試著調整,這很瘋狂。」

消失

比賽有比賽的節奏,Jorge Lorenzo的節奏衰退後,領先位置又再度易手。疲於維持目前的意味著他在第18圈開始往後掉。Lorenzo 說:「我很訝異我能領先比賽這麼長,因為我沒有他們的速度。我比Marc 跟其他人慢半秒到0.6秒。但如你所知,我很專心,我的起跑也很好,所以我在剎車區超過Marc,我在剎車區的穩定性很好。

Lorenzo的問題是最後一個區塊,那是在2013年他在亞森大摔後的大禁忌。這裡也是Ducati賽車掙扎的地方,這有許多快速的左右換位,剛好是Ducati的弱點。Lorenzo 解釋說:「很不幸的是,這整個周末我們都在試著改善T4的速度。我們在賽事的第一段沒有損失太多,但當輪胎開始衰退,能量開始衰減,因為我得花費更多的精力在維持超出我所能的速度,我在T4損失很多。慢0.3秒到0.4秒要跟著那些前面的傢伙太難了,這就是我才沒辦法拼到最後。」就算是新的油箱,Lorenzo 也沒辦法維持那個速度。

隨著Lorenzo 脫隊,頒獎台之爭剩下五位車手,Dovizioso、Rossi、Márquez、Rins以及Viñales。Crutchlow 跟Zarco 緊追在後,但始終無法威脅領先集團。領先集團的戰鬥非常兇狠,每個搶到第一的人都被迫要防守。六圈內換了13次領先者,在21,22圈領先者就換了5次。在Dovizioso 終於超過Lorenzo拿下領先位置,他被迫要把領先位置給Viñales。

交易場所

Márquez 在一號彎超過Viñales ,並且花了好幾圈的時間試著把這位Movistar Yamaha車手擋在後面,Viñales 在Ruskenhoek 彎慢慢得跟上Márquez ,並且在Stekkenwal彎追到他屁股後面。兩人肩並肩一起殺入De Bult彎,但這兩人的戰爭太超過了,雙雙跑開,使得 Andrea Dovizioso重回領先地位,Valentino Rossi則是緊追在後。Rossi在GT連續彎超越了Dovi,但在最後一彎又讓Dovi給搶了回來。

但Rossi 還沒完,他在Ossebroeken彎又衝回來,兩位義大利車手幾乎是一起進Strubben 髮夾彎。這場激烈的戰鬥讓Márquez在髮夾彎再次找到機會切入,並且找到更棒得出彎優勢,把擁有超猛加速的Ducati擋在後頭,重新搶回領先位置。

該收尾了。Márquez 開始慢慢拉開Dovizioso 的距離,在23圈底逐漸拉開一個小差距。這讓他能繼續拉大差距,單圈時間在幾個零點零幾,跟Ducati車手拉開半秒差距,Valentino Rossi在GT連續彎超過Dovizioso又給了Márquez 零點幾秒的時間。Márquez 很放鬆,而且很快,他保有他所需的差距。不再需要在入彎或出彎處防守,他可以走賽場上最快的路線,而不用走防守線。這場是他贏了,本季的第四場勝利,勝率50%。

Márquez 在記者會上說:「最終,我很聰明。我就是等著。當我看到L7,L6,我想,OK,現在該拼了。我會用盡全力拼。我會用掉所有剩下的胎肉。我能拉開一段差距。接著我看到+0.2,這是好事,因為我能跑自己的線。問題是這樣的,當你嘗試跑你的線,你會在前幾個彎做準備,所以大家都會超過你。但當我看到我有小優勢,我想,OK,該跑自己的路線了。然後我能保持練習時的速度。」

聰明的選擇

那些單圈時間是Márquez能勝利的關鍵。比賽很緩慢─領先集團因為纏鬥所以跑在1'34秒尾,1'35秒初。車手們被迫在入彎時防守,代表犧牲了出彎速度,代表他們要在彎中試著擋住要超車的人。周日吹起的風,使得車手們很難拉開差距,逼得車手們在最後一個高速彎得用精準的速度過彎,讓後面的車手們容易追上。

狀況解除後,Márquez全力衝刺。第24圈,他跑出最速圈,比他身後的車手們快半秒。接著第二名之爭打得火熱,他維持著1'34的速度,而後面追逐著車手們則維持1'35秒左右。最終他的以2.2秒的領先優勢通過終點,比預期的還要多。

這是由於他在比賽中所展現的過人速度,但他後頭的頒獎台之爭都還在他的控制之中。Andrea Dovizioso在最後兩圈在第一彎準備超 Valentino Rossi ,兩人因此跑開,最後造成了差異,不論是跟Márquez的距離或是頒獎台位置。Dovizioso的超車讓Rins與Viñales 有機會超車,這兩位年輕的西班牙車手最後上了頒獎台,Suzuki車手還超過Yamaha車手。

甜蜜的釋放

隨著比賽到達尾聲,緊張感也升到最高,不論是看台上的車迷或是闈場內的工作人員。這是令人振奮的奇觀,所有人屏息以待。可以說是完全沒時間休息:超車頻率又高又快。這是賽車的巔峰,世界上最棒的車手騎著最棒的賽車,近距離肉搏,只為了最高的榮耀。除了激戰帶來的刺激感以外,幾乎沒時間去感受害怕或顫抖。非常的真實。

超車次數已經不可數,也沒人試著罷手。根據令人尊敬的日本記者西村晃紀錄,領先位置至少換了17次,他還仔細的追著這一連串的領先者。推特用戶Nicola 數了一下,領先團體大概超車99次,而一共有10位車手在互超。MotoGP官方推特則是利用所有彎道的攝影機算出一共有175次超車。但即便是這樣算也是有爭議,因為在某些地方例如Veenslang後直道,以及Stekkenwal與De Bult彎前,車手們兩三個並排,前輪不斷的超前。但從開始到最後,這真的是一場令人激動的比賽,沒人能安穩的待在同一個位置太久。

差距那麼小的比賽和頻繁的是2018年亞森站這麼好看的原因。而飛利浦島則是因賽道特性與氣候條件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想要拉開非常困難,守線是必要的,那是條需要勇氣,而不僅是靠賽車優勢的賽道。

為什麼這麼棒?

記者會上,前三名車手各自解釋為何比賽如此刺激。Marc Márquez 說:「因為賽道狀況,特別是大風。比賽前,我們跟車隊開會,就字面上我的速度比其他人好。但我告訴他們這樣很難拉開距離,因為當你在別人後面,加上強風,會比較容易跟上的。在一些高速彎,大家的速度都差不多。所以要拉開很難。接著Lorenzo領先比賽,但我認為主要的原因是風。」

Alex Rins把如此刺激比賽歸功於亞森賽道的特性,外加一些環境狀況因素。這位Suzuki Ecstar車手說:「救我而言,我想這樣的賽道有許多高速彎,外加今天的風比其他賽道還要強。這是許多領先集團車手面臨的問題之一。這很有趣。」

對 Maverick Viñales來說,這個賽道特性更適合跟硨而不是領先,強風助長了這個情勢。Movistar Yamaha車手說:「我認為這是個參考點,因為這是一條非常快的賽道。如果前面有人,你能跑出更快的速度。當然強風也有很大的幫助,在後面的人會比較輕鬆。當我在領先集團落單時,我開始會跑開,賽車會晃。所以,強風讓大家待在同個集團中。

說真的

都是這樣的。亞森、飛利浦島都是老賽道,延這整塊土地,以公路為基底建造。賽道配置是自然而成的,不是用AutoCAD畫的,賽道本身的設計受限於地形,而不是由設計師設計完再加上景觀。賽道本身並不是特別窄,但很快,你跑得越快,賽道就越窄。有目標可以幫助標記入彎,彎道一個接一個,如果有人想動手,還有機會反擊。當然,還有強風把這些車綁在一起,使得要拉開變得更困難。亞森還是個偉大的賽道,偉大的賽道會產生偉大的比賽。

但不要忘記兩樣導致這麼接近的比賽因素。頒獎台上有三家不同的製造車廠,還有一家在第四名。統規電控削弱了主要車廠的強勢,讓Suzuki能迎頭趕上,讓Ducati獲得優勢。米其林帶來的輪胎都是有用的比賽選擇─這是寫在官方指定輪胎商合約條件內─每條胎都有不一樣的優勢,適合不同的策略。在以前的比賽,排位賽結束後就幾乎不用跑正賽了,原廠電控跟普利司通輪胎給某些車手太多優勢。但以後不會再這樣了。

或許比起技術規定,現在場上人才濟濟更是最重要的事。Marc Márquez,Valentino Rossi和Jorge Lorenzo三人的紀錄當然不用多說。雖然年齡差距很大,但Andrea Dovizioso跟Maverick Viñales兩人的大獎賽勝場數也很相近,兩人也都拿過最低級別的世界冠軍。

Alex Rins沒有頭銜─闈場內傳說是Monlau車隊經理Emilio Alzamora決定由Alex Márquez拿下2014 Moto3世界冠軍,而不是Rins─但他在較低級別也贏了不少場,離他的頂級級別勝利也不遠了。Cal Crutchlow贏過GP分站冠軍以及WSBK世界冠軍,Johann Zarco則是兩屆Moto2世界冠軍等等。

年輕的車手們出頭

MotoGP找到從未被發現的天才嗎?不是這樣的。這過去20年發生的事情是這項運動變得更專業,車手也更加專精,更加專注,比以前更努力訓練。這不是賽車特有的事,每項運動的運動員都在做一樣的事情,他們鑽研更精細的技術,磨練技能,強化身體素質,試著在每個地方找到邊際效益。

當然,這也是有缺點的。雖然誕生一代傑出車手,但他們對於比賽以外的世界一無所知,有些自從五、六歲後就沒做過其他事。賽車,以及所有為賽車而努力的事,就是他們的全部了。Valentino Rossi 在排位賽後說:「我認為跟15年前相比,這項運動的專業水準提高很多。現在,車隊,特別是車手都試著研究所有小細節,試著去學習,試著去了解每一個彎,每一個剎車點。15年前,我想更浪漫一點。你騎著你的車,感受你的感覺,不像現在這樣。現在得更努力。或許會有點無聊...但我認為這是最大的差異,我想這對錦標賽也有幫助。

新時代的車手站上亞森的頒獎台。Marc Márquez 25歲;Alex Rins 22歲;Maverick Viñales 23歲。在他們裡面,一共是97 場大獎賽勝利。Rins還沒贏過MotoGP的分站,而Viñales 也還在拼他的第一個世界冠軍,這對他們都不是不切實際的目標。第二個黃金時代,不僅是對賽車而言,對車手而言也是。

戲棚底下站久就是你的

Rins 跟Viñales 上頒獎台對Marc Márquez來說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雖然沒有太多次機會跟Valentino Rossi和Andrea Dovizioso交手,這兩位義大利車手還是被他認為是主要的競爭對手。Márquez 很顯然現在稱霸著2018年賽季,看起來正順遂的往第七冠的目標邁進,他的對手也在幫著他,就如同他自己也幫助自己一樣。

他手邊有拿冠軍最簡單的數學式。直到現在Márquez贏了一半的比賽,還另外拿了兩場第二名,使他能迅速累積積分。但依照以往標準,他前八場比賽累積的積分實在沒有很理想。Márquez目前累積的積分是140分,比2009年Valentino Rossi 跑完八場比賽時還少,也比Casey Stoner在2007年同時期領先的分數還少。但他的優勢比其他人還要大:Márquez比Rossi多41分,2009年Rossi的優勢只有9分。

不只有勝場數對他有幫助,還有就是Márquez的穩定性。這位Repsol Honda車手拿下最近24站的6場頒獎台成績,佔了1/4。其他四場比賽是由三位不同的車手拿下,剩下的18個頒獎台成績由其餘9位車手獲得。現在積分榜前五名的車手,先比的是上台次數,接著是穩定性。Marc Márquez繼續上頒獎台拿分,而他的對手則是瓜分剩下的分數。

搶劫

這或許可以解釋Valentino Rossi在倒數兩圈被Andrea Dovizioso給逼出賽到的挫折。他說:「還剩兩圈,我有優勢,我在第二,而且我認為我能上頒獎台,但Dovizioso試著在第一彎超我。我在第一彎的剎車區很強,很不幸的是他來的慢了,他跑得太快,我得衝出賽道。」 

Rossi說,這個舉動很強硬,但周日每個人都採取各式各樣的進攻方式。他說:「對我而言,這是個激進的超車,但今天我已經看多了,至少25次這樣的超車。可是這對我來說,這在戰術上並不聰明,因為我認為我們兩個都有機會上頒獎台拿下第二第三名,而像這樣落到第四第五我們損失更多。很可惜,但就是這樣了。」

不尊重

如果 Marc Márquez 是亞森最大的贏家,Alex Rins非常可能是第二名。到目前為止,他這個賽季的表現相當強悍,卻充滿代價相當高的失誤,不過這場比賽證明了Rins的天份。第二名完賽,是他在MotoGP裡最棒的成績,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拿的表現。Rins毫無畏懼,而且非常兇狠,常常擠進非常窄的路線卡位。在Strubben 髮夾彎超Márquez 是最明顯的例子。Rins說:「兩或三圈前我超過Marc ,我知道他在彎中非常強勢,我覺得很棒。我覺得狀況很好。我想,那幹嘛不試試呢?所以我放開剎車,超過他。」

對Márquez 發動攻勢顯示出這位年輕且野心勃勃車手對地位完全輕視。剛上來的車手碰到爭奪冠軍的車手總是會抱著試探的心態面對,但Rins就跟去年的Zarco一樣,一點都不管。剩下幾圈時,它在Strubben 彎對Dovi兇狠的超車,接著在最後一圈的Ramshoek 彎見縫插針超過Maverick Viñales,這需要同等的勇氣與技巧。

Rins後來告訴我:「我想我跟其他車手一樣騎得很兇。最後,如果你不切進去,你身後的車手就會切進去。所以我超了很多次車,我學很多,舉例來說超了Marc那次,真的令人不可置信,我在前兩圈看他這麼做,他真的超得很完美。」

Rins 已經開始期待接下來的比賽,並且試著抓住機會拿到他的第一勝。Rins說:「接下來的賽道對我們很有優勢,我有很棒的動力。銀石賽道對我們來說很完美,或許亞拉岡也不錯,飛利浦島也是。」

Rins的第二名幫Suzuki累積了兩點優惠點數,讓他們這個賽季總共累計5點優惠點數,只要再一點,他們就會失去特許車隊的優惠,例如無限制的測試,以及賽季間引擎的開發權。但對Suzuki老闆Davide Brivio來說,這個日本車隊迫不及待要放棄這優勢。他笑著說:「我希望很快就能累積到下一個點數。新的引擎─多一點極速,不用犧牲油門反應或者中速─讓Suzuki更有競爭力。他們是在拼勝利,而不是去理會特許點數。」

找到一些東西,但需要更多

Maverick Viñales的第三名已經讓自己很欣慰,終於他再次感受到競爭力。過去幾場比賽中,Viñales 跟他的團隊專注在比賽開始的前幾圈,賽季前半段失去的分數不可能要得回來,就算他常常在比賽的後半段成為場上最快的車手。Viñales 說:「我對滿油的時候感覺很好,甚至比最後一圈感覺更好,因為這很難。我們把賽車目標設在前幾圈。很開心從一開始就感覺很強,很高興能超越很多車手,以及很多碰撞。我認為這是好事。我等不及要參加下場比賽了。」

這位Movistar Yamaha車手說:「這個周末我們恢復了很多信心,特別是我們在比賽中表現很好。賽車仍然還有很多地方 要改善,特別是電控部分。能夠跟上那些跑得快的傢伙是件好事,這樣我知道哪邊還可以改善。我認為我們的賽車有不錯的水準。老實說,就車架而言,我認為我們真的很棒,高速彎我的感覺很好。我們需要改善電控。現在正朝對的方線前進,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很高興我們的程度有到那邊,雖然賽車還沒發揮到最大值。」

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是輕描淡寫。這是Yamaha的第18場沒有獲得勝利的比賽,也是這家日本車廠到目前為止最長的連敗紀錄。接下來到薩斯靈,這個Marc Márquez連贏八年的賽道,Yamaha很可能會再多一場敗場,累積到19場。

對於Yamaha而言下一場比賽最正面的事是,德國站有安排更新。Yamaha工作人員含糊的講「重大更新」,沒有特別具體的說明。有人認為是電控的重大更新,但還得持續觀察。即使Valentino Rossi跟Maverick Viñales都非常的期待,但薩斯靈賽道仍然是 Marc Márquez的天下。

極限

儘管車迷看得驚心動魄,但Andrea Dovizioso並不怎麼領情。與Moto2跟Moto3升上來的車手不同,從精心策劃戰鬥的125、250出身的Dovizioso不怎麼喜歡那麼兇狠的超車。Dovizioso 說:「我想每位車手都喜歡超過其他人,這情況發生的時候真的很棒,但要超車總有一些辦法的。我認為大多數時候,他們超得太兇了。」

Dovizioso 強調說,雖然這樣超車沒有違反規定,但卻是錯的。他說:「大家都在規則內做事。一切都很OK,但都在極限上。我認為當你快速的衝進一個彎時,很可能會有危險。但如果你故意這麼做,就表示你要這麼做,這很糟。」

當然Dovizioso 自己也有幾次這樣的超車,雖然他否認Valentino Rossi的批評。他說:「我們兩個都希望搶先出一號彎。但他在外側,所以我控制住剎車。他放了兩次剎車,我也放了兩次剎車,然後我們兩個都跑開。但我沒有把事情搞大,而且我還待在賽道上。」

然而,Dovi的確稍為同情了Rossi一下。他說:「如果把我換做是Valentino的位置,我可以理解,因為他肯定會損失一些位置。但我沒做得太超過,而且我想他下錯決定。當你在外側,放兩次剎車,而內側的那位車手是最愛晚剎的車手,我認為在比賽尾聲,這是個壞主意。這就是發生的事情。我對他感到抱歉,但這就是現實。」

輪胎管理問題

對Ducati來說,好消息是好天氣以及完美的賽道環境,兩位Ducati 廠隊車手都用前硬胎。兩位車手都領先了幾圈, Andrea Dovizioso最終拿下第四名。但Dovi對於比賽尾聲,輪胎性能衰退太多感到緊張。他說:「我們仍然沒有100%滿意,因為在最後8圈,我完全沒有循跡性。這就是為什麼我沒辦法跟住Marc,沒辦法拼頒獎台的原因。這是這一周的缺點。我對第四名感到滿意,因為最後這八圈我跑得很掙扎,我沒有足夠的速度。」

Dovizioso 說:「我以第四名完賽,因為我讓自己在對的時候待在對的地方,而不是因為我們夠快拿到第四名。我很滿意我的比賽,但對於後輪磨耗的管理還有待加強。因為跟去年不同的地方是,當你在比賽尾聲失去抓地力時,我們還離得很遠。去年我們能夠管理輪胎磨耗,在比賽尾聲也能跑得快。今年用這條胎,不行。但比賽就是這條胎了,這是它的特色,我們得適應一下我的騎乘風格。特別是讓賽車來適應輪胎。因為就連在卡達,雖然我贏了,但最後三圈我沒辦法做出差異性。這樣就確認輪胎的不同。雖然差異很小,但當我們逼到極限時,小東西就會影響很深。」

穩定先生

如果Marc Márquez是因為穩才能領先積分榜,那Valentino Rossi現在排第二也是因為他夠穩,雖然還落後西班牙車手41分。事實上要擊敗西班牙車手看似不可能,但這位義大利老將有信心能保持第二。Rossi說:「就像我在練習賽的時候說過的一樣,Marquez 比較強,雖然有參與肉搏,但他仍有餘力拉開,最後當他決定要拉開,他就能拉開。這非常困難,因為他比我們快,也比其他人還要快。我認為奪冠很難,但同樣的,我想我們有很大的機會跟其他二到三位車手拼第二。我們得嘗試,希望能在這個賽季改善賽車,但這不容易。」

如同Viñales,Rossi正等著薩斯靈的更新,多虧車架Movistar Yamaha M1在亞森表現得很好,但卻被電控系統阻礙了進展。這位義大利車手解釋說:「老實說,這周末我們很有競爭力,但因為這個賽道很適合M1,我們能運用賽車的優點。我想我跟Viñales兩人都能上頒獎台。但這很困難,因為比賽結束時,我比上一場比賽還要有競爭力,這是真的,但我跑的掙扎。在加速部分我們還不夠快,我們還得努力,希望能改善賽車。這個賽季還很長,今年的賽車很好騎,但在加速部分需要進步。」

Cal Crutchlow在積分榜上有不錯的排名,目前在第六,但他還不滿意。Crutchlow 說跟一群人肉搏對Honda賽車來說很不利,因為RC213V前輪容易過熱。這位LCR Honda車手說:「Honda賽車會晃。我們的前輪會過熱。我想今天你已經看到了,我們被Ducati的動力擊敗。別誤會我的意思,我的團隊做得很好,他們打造出一台能上頒獎台的賽車。但我卻辦不到。倒數三圈,我在八號彎犯了個錯。」

Crutchlow 的目標是頒獎台,對於沒上頒獎台他感到失望。他說:「聽著,我很失望,但我很滿意能跟世上最快的車手們拼搏。我們總是說,如果今年成績不好,那就得待在第六名。犯下大錯後,我拿到第六,跟冠軍差三秒。為了積分賽好這是應該要做的。我得要趕快能上頒獎台。過去幾場比賽,我都想上頒獎台,而且也都很靠近了。但卻還沒成功。擊敗Zarco我很滿意。他們都累了。幾乎沒辦法換位。如果他們認為今年的車很難改變方向,那就等得明年騎新車了。」

解開秘密

Jorge Lorenzo確實很累,他努力要把Ducati Desmosedici摧出極限。但Lorenzo在亞森學到重要的教訓,以及恢復他對賽道信心的關鍵。自從2013年在這邊大摔,以及瘋狂的帶著傷,在巴塞隆納拿下第五之後,Lorenzo一直很小心亞森賽道,特別是Hoge Heide跟Ramshoek,這個他摔過車的地方。但他認為他可能找到一些解決辦法。

Lorenzo說:「在最後的T4,特別是Ducati車手們掙扎的高速彎中換位。所有的Ducati車手都很掙扎,特別是我。因為我在Yamaha就騎得很辛苦了。比賽中,我了解了一些秘密,讓我在那個區塊能再快一點,但我已經沒有那麼多精力了,因為在比賽中我還要維持比我原本所能跑出來還要快的速度。而且我也沒剩多少胎了。我知道該怎麼跑會更好,但沒胎沒體力了。我想明年我會在這個區塊做出改善。」

如果Lorenzo能在亞森驅除他的心魔,那會是一大進步。他下一個挑戰就是解決混合條件的弱點。如果他能掌握要領,那他就真的回來了。

Johann Zarco以第八名完賽,經歷過幾場困苦的比賽後,他需要一點穩定的成績。他回到領先集團,盡其所能的觀察與學習。就像Yamaha廠隊一樣,他在最後8圈失去抓地力。

Alvaro Bautista以第九名完賽,這是非常有利的名次。這位西班牙老將努力得騎著Angel Nieto的Ducati,挑戰Zarco。賽計出碰上的後輪問題已經解決,諷刺的是,後輪解決後換前輪了。如果Dani Pedrosa決定退休,那Bautista就有機會加入Petronas Yamaha車隊,他的亮眼成績對此肯定有加分。

越來越接近

事實上,一位125cc前世界冠軍兼多次MotoGP分站冠軍在亞森只拿到第九名,並且跟冠軍只差7.5秒,是在證明現在的比賽差距有多麼小。第88屆亞森 TT─70屆大獎賽─是歷史上差距最小的MotoGP比賽,前15名跟第一名只差16秒,比今年在卡達創下的紀錄快7秒。亞森是今年繼卡達跟穆杰羅以來第三場差距最小的比賽。史上六場差距最小的比賽─以所有得分的車手差距來算─都發生在2017年跟2018年賽季,今年就兩場了。

如果這還不是我們生活在第二個黃金時代的象徵,那我也不知道是甚麼了。
motomatters

2018年6月23日 星期六

2018巴塞隆納:消耗戰;內政;對手之間的友誼

要如何成為世界冠軍?有兩種流派。Casey Stoner相信要贏得世界冠軍的方式就是專注在拿下每場勝利。他還在比賽的時候曾說:「如果你每一場都贏,那你不用擔心積分榜。」另外一派認為穩定才是關鍵,只要穩穩得拿下每場比賽你能拿到的最好的成績,並且不要失誤,那就會贏得世界冠軍。畢竟,Emilio Alzamora在1999年,憑著純粹的穩定性,沒有拿下任何一場勝利,而成為該年度的世界冠軍。

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

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

2018義大利:浪子回歸重返榮耀

像穆杰羅這樣壯麗的賽道會為賽事的精采程度帶來許多的期望。人群擠滿了看台,期望著他們喜愛的車手獲勝。車手期望用技術與勇氣來克服賽車的弱點,但也由於馬力降低,受限於極速。車廠預計會展示火力,在這個賽道他們要把所有能力發揮到極致。賽車必須剎車性能、過彎性能、加速性能都要破表,才讓快得讓你屏住呼吸。穆杰羅的前直道的確有這個能力辦到。

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

2018利曼:事故塑造出錦標賽的樣子;Yamaha的困境;Ducati的決定

回過頭來看,總是能看出錦標賽最關鍵的時刻。去年,是在巴塞隆納測試時,Honda帶來新的車架,給Marc Márquez增強信心。在2015年,是茂木站,Valentino Rossi領先Jorge Lorenzo,但在那困難的環境中所做的努力,讓他在飛往海外三連戰之前精疲力竭。2012年是穆杰羅站,暖胎包卡住了Dani Pedrosa的剎車碟盤,讓他得從場上最後一位起跑,使他不得不跟Hector Barbera糾纏在一起,導致摔車。

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

搞清楚一切─Ramon Forcada來回答七個問題

除了2017年在Yamaha車隊拿下年度第三以外,Maverick Viñales在Movistar Yamaha車隊中的表現並不亮眼。這位年輕的加泰隆尼亞車手看似在過去九個月一直在尋找去年前五場比賽贏三場的勝利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