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

2018義大利:浪子回歸重返榮耀

像穆杰羅這樣壯麗的賽道會為賽事的精采程度帶來許多的期望。人群擠滿了看台,期望著他們喜愛的車手獲勝。車手期望用技術與勇氣來克服賽車的弱點,但也由於馬力降低,受限於極速。車廠預計會展示火力,在這個賽道他們要把所有能力發揮到極致。賽車必須剎車性能、過彎性能、加速性能都要破表,才讓快得讓你屏住呼吸。穆杰羅的前直道的確有這個能力辦到。

今年的穆杰羅站有滿足大家的希望嗎?或許有些人有。來穆杰羅朝聖的黃色車迷們並沒有失望,雖然他們得開心稍微失味了一些。他們是來看這場以Valentino Rossi為主角的秀,看他擊敗對手贏得勝利(特別是那些西班牙人),而他們也看到一些想看的東西了。Rossi在比賽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拼頒獎台,而且也有屬於義大利的勝利,以及Rossi的主要敵人出錯娛樂到這些車迷。

這些期望有沉沉的壓在Rossi對手的肩膀上。Marc Márquez來到這個過去讓他非常掙扎的賽道,而輪胎的選擇使他明白他會有一番苦戰。Andrea Dovizioso來到去年他獲勝的賽道,但前兩站的轉倒,讓他一點都不想再冒險。穆杰羅之前,Maverick Viñales在巴賽隆納做了一次相當成功的測試,他相信車隊已經解決他前半賽季的難題。而Jorge Lorenzo來到Ducati的主場,在這轉隊到Ducati的第24場比賽,價值他合約裡頭的百萬分之一,他不能辜負義大利車廠簽下他的理由:贏得比賽,並拿下世界冠軍。

屬於我的油箱

種種跡象表明Lorenzo將會崛起。在最近的比賽中,Lorenzo 都在賽事的初期領先,然後中後段才被超越甩開。在赫雷茲,他領先了七圈,在利曼時,在他手跟肩膀疲勞到撐不住之前,他領領先了九圈。在穆杰羅,Ducati終於把Lorenzo從泰國測試時就要求的油箱帶來,讓他能在剎車時靠腳跟身體來支撐自己,減輕上半身承受的壓力。在巴塞隆納測試時已經用過稍為沒那麼極端的油箱來測試,而那也足以說服Ducati,Lorenzo一直以來都是對的。

然而,紙上談兵沒有用,只有比賽才會真正顯示出效果。Lorenzo 在穆杰羅再次搶到第一位衝出去,連續三場比賽第一個搶進一號彎。這完全是赫雷茲與利曼的翻版,這位Ducati車手衝上前,搶在一開始就領先。在他身後的車手搶得亂七八糟。Marc Márquez衝上前準備在一號彎搶第二的位置,但它太樂觀了,在San Donato彎跑開的他只能快速切回來保住第四。

2015年的苦戰之後,Márquez已經是義大利人最討厭的人物了,今年早些時間在阿根廷跟Rossi的意外,讓他在二號彎更不受歡迎。這位Repsol Honda車手在Luco切入,跑在 Danilo Petrucci內側,逼著這位騎著藍寶堅尼黃色塗裝的Pramac車手跑開到柏油邊緣。Márquez 搶下第三,而Petrucci 則被迫退到第十。

#為Petrux討公道

群眾們臉色鐵青,但Petrucci則是氣炸了。他說:「我不是賽事總監,但我認為賽事總監得做些甚麼。在奧斯丁的安全議會中,我們說了,如果有車手破壞另一位車手的比賽,那他該被罰。我本來在第三,但下一彎就在第十。他把我逼出賽道,我很幸運緩衝區是柏油路,如果是碎石堆那我可能會摔。我不知道。在阿根廷我撞到了Espargaro ,而他沒衝出賽道,我卻被形容得像殺人兇手一樣。

比賽結束階段,很顯然這個意外對Petrucci的成績影響很深,但很難說是否該罰。任何比賽的前幾個彎都是亂糟糟的,有許多車手都靠那麼近。Luco跟Poggio Seco彎角這邊最明顯,車手們用各種不同的路線過彎,而他們走得線偶爾會重疊。Márquez很明顯騎在線上,在他們即將交會的時候他在Petrucci後面,但畫面很明顯,Petrucci 在進彎時已經切到Márquez的路線。

Márquez的錯可能比較多,但這位西班牙車手並沒有特別的莽撞或是騎得特別危險。如果這是Dani Pedrosa或是Maverick Viñales把Petrucci逼出去,就算不尋常,也只會被當成賽事意外。這不是Márquez第一次碰上這種狀況,只要每次意外有他涉及其中,所有的出發點都會先怪他。FIM小組的鏡頭角度比我們更多,他們沒看出哪邊需要受罰。

請勿打擾

Márquez的下一個超車動作做得更加乾淨,這是因為他所超的對象也很重要。Márquez用Valentino Rossi的尾流,在進入直道剎車區之前超越,並且在進入San Donato彎之前領先義大利車手。這次超越測試了前輪的抓地力極限,賽車一直搖,而Márquez 只是緊抓著賽車跑在第二名。但這也表示Márquez 得費多大的功夫來試著追Lorenzo。

Márquez還要面臨更多的挑戰。由於早上的熱身賽,他深信前後硬胎會是勝利關鍵,這位Repsol Honda逼著他的賽車順從他的意思跑。他拼命追Lorenzo,前面七位車手仍然是一個非常接近的集團。但下午的溫度以及Moto2的橡膠,改變了賽道,奪走賽道的抓地力,讓速度慢了一秒多。Márquez救過一次車,但在第五圈,他還是摔了。

在Correntaio下坡右彎,Márquez失去前端,就連這位看似救車無所不能的車手,車一倒後也無力回天。他掛在車上很長一段時間─賽車打滑時,Márquez試著用他的手肘跟膝蓋把車頂起來,也因此滑了35米─但他最終衝入了碎石堆裡。Márquez 說:「我試著救車,並且『猛力』的把車拉起來。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是下坡而且抓地力沒那麼好,而且我還失去前端。」這樣的高度跟速度的結合讓他買單,雖然他又爬起來再戰,但他已經離太遠了。

真相大白

在那摔車事故之後Cal Crutchlow獲得前排位置。他說:「我在約兩秒後到達,那時他已經摔在沙堆中還試著救車。這麼說吧─他們甚至不打算打出黃旗,所以可能他們認為他還可以把車救起來。如果不是衝進碎石堆裡,我認為他能救起來。別忘了他是上了賽道骯髒且有油漆的地方。如果是平坦的路面,他一定救得起來。

這位LCR 車手對於Márquez 為什麼有辦法每次失去前端時還就得起來這件事有個有趣的理論。Crutchlow說:「他有辦法這樣救車是因為他掛得很出去,離地面很近。我們沒人會像他掛得離地面那麼近。他都貼在地面上了。賽車傾斜的角度,其實很多時後不需要那麼大。以前會很大。但現在看來每個人的賽車傾斜角度都很接近,但我們都不會跟他一樣把身體放在地板上。我們不會把膝蓋放在他放的那個位置。」

恨者恆恨

Márquez這次轉倒引來許多人歡呼,甚至還有新聞發表室裡的一些記者。這種狀況日益增加,雖然穆杰羅可能是反馬車迷的集中區。周五,當他們在拍穆杰羅露營地的片段,斯洛維尼亞電視拍到一個墓碑上刻有Márquez的名字與出生日,而正賽日則是死期。警方收到舉報,來移除墓碑並帶走製作的人,同時撤銷他們的門票跟露營地登記。

Márquez很失望,但對此並不意外。他告訴西班牙媒體說:「嗯,這我有猜到。慶祝車手摔車是一件令人傷心的事,因為我們在賽道上冒著風險。我不知道是不是很多人慶祝我摔車這件事,但,奇怪的事,他們慶祝我摔車竟然比慶祝另一位車手勝利還要熱烈。這是摩托車賽裡很奇怪的一件事。」

這位Repsol Honda車手也點到周五Michele Pirro摔車出紅旗那段時間,只要他一出現就會有噓聲。Márquez 說:「對我而言,周五我們看到一位車手摔到碎石堆裡,我們都不知道他的狀況如何,甚至是否還活著─你能想像時速300公里的摔車─而他們卻只專注在嘲諷出現在螢幕上的車手。這說明了一切。」

停止追逐

Márquez一買單後,還有一群人在追著Jorge Lorenzo。第七圈開始時,還有六位車手有優勢。比賽正接近Lorenzo的臨界點,之前的比賽他已經開始要變慢了。看起來Lorenzo又再次擋住後面的路,一旦他們找到超過Lorenzo的方法,他就會被海放。

這次不會了。Andrea Dovizioso在這個集團中領先,而追逐小隊正在放慢速度。Lorenzo的速度從來沒掉過,這位Ducati廠隊車手從第二圈到第十四圈速度都維持在1'48初。當他放慢,也只放慢了零點幾秒,後面的車手慢了一秒多。跟他隊友的差距瞬間拉開兩秒,跟那些拼第三名的車手們差七秒。最後六圈Lorenzo的速度絲毫沒有放慢,而Dovizioso則是被迫不得不放慢速度。

最終Lorenzo迎來勝利。經過了24場比賽,Jorge Lorenzo終於做到Ducati要求他的事:贏得無人能敵的比賽。Lorenzo的發言表示,經過那麼長一段低潮,他沒懷疑過自己是否已經江郎才盡,而且現在也更不會了。他在周四回應Ducati CEO Claudio Domenicali說的話:「我不只是個優秀的車手,我還是冠軍。」周日,他證明了這句話。

Lorenzo模式

真正有意義的不是這次勝利,而是勝利的方法。這是經典的Lorenzo,就像2016年騎著Yamaha賽車在瓦倫西亞拿下他在Yamaha的最後一場勝利。首先,搶下領先位置。接著,用別人僅能跟一兩圈的速度讓對手傷透腦筋。最後,當他們崩潰,只要保持穩定的節奏,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每圈都維持在零點零幾秒的差距。

在穆杰羅來看,看似Lorenzo有所突破。如果真如他所說,新的油箱真的是讓他重新掌握賽車的最後一塊拼圖,那或許從下周的巴賽隆納開始就有可能會拿到更多的勝利。這不代表Lorenzo 能在這台車上拿下世界冠軍(肯定不是這個賽季,現在他差Marc Márquez還差54分。),這位西班牙車手有他的弱點。當賽道條件可預期時─賽道狀況良好的乾地,或是正在下雨的全濕賽道─Lorenzo能發揮他的潛力。但如果只有小雨,或者是雨剛下完,賽道快乾的時候,他的弱點就會暴露出來,會很猶豫該如何尋找或理解哪邊的抓地力比較好。薩斯靈會比較好理解現在的Lorenzo程度在哪,那而的周六會下雨。

Lorenzo大肆慶祝也是對於過去18個月碰到所有挫折的抒發。他的賽後評論顯示出Ducati仍然還有問題存在─不僅僅是Ducati,Yamaha跟Honda也都一樣─車隊跟工程師並不完全相信車手的回饋。Lorenzo說:「現在要講很簡單,但之前確是很棘手的。跑出成績之前要相信Jorge Lorenzo很難,但要相信我,我說我需要就是真的需要。沒有很多人相信。不是所有人會相信。」

眼見為憑

Lorenzo同時抓緊機會反擊懷疑他的人。他說,他對賽車的抱怨不僅僅是藉口。「我總是說實話。當我犯錯,我會說我犯錯了。當我說我需要些甚麼東西,是真的,我這次展現給你看了。當Ducati終於拿出我要的東西時,用我的辦法─很多人說用我的辦法騎Ducati不可能贏,但我贏了。

懷疑他的人其中一位高層管理者惹怒了Lorenzo,他利用這個機會打臉他。賽後,Ducati Corse老闆Gigi Dall'Igna跟Ducati CEO Claudio Domenicali在採訪時說Jorge Lorenzo會不會續約還沒做決定,Domenicali還指責記者愛編故事。但當西班牙電視台問道這次勝利跟Ducati帶來的新零件是不是代表他會待在Ducati,他坦率的回答說:「太晚了。」

他在記者會上做了同樣的暗示。他說:「明年...我內心的一部份很傷心。我很滿意這場勝利。非常非常高興,但我內心的一部份很傷心,因為如果能早點做這樣的修正,我能告訴你我會繼續待在 Ducati,但我現在不行。」Lorenzo的未來會到以Petronas贊助的山葉衛星車隊去。細節將會在以後公布(編按:Jorge Lorenzo最終到了Honda去了。)

輪胎問題

雖然Lorenzo海放所有人,但這場比賽背後的意義深遠。Andrea Dovizioso看似以第二名完賽,但賽道環境讓他相當掙扎,就如同除了Lorenzo以外的所有人。這位Ducati廠隊車手說:「在這場比賽裡,我失去前端很多次。Marc摔車之後,尤其是又失去前端那麼多次,還有利曼的轉倒...這是場很長的比賽。你會去顧慮很多事。

這位義大利車手說選擇硬胎是錯的。他解釋為什麼他使用硬胎說:「一般而言,我得騎法跟Ducati的特性讓我成為最會省胎的車手,但我不想冒險。在FP4我們用硬胎速度非常快,但或許今天那麼熱,狀況會很糟。我看到Valentino 前輪也損失很多,他用跟我一樣的輪胎。」

Rossi看來不用去想搶第二了,他被甩到後面,跟後面的車手Andrea Iannone、Danilo Petrucci以及Alex Rins糾纏在一起。這位Movistar Yamaha看似碰上麻煩,但隨著比賽進入尾聲,他從替他歡呼的人群中找到新的力量與勇氣。他起跑時認為策略會決定結果,努力用盡所有輪胎到最後。但當他開始拼時,是他的心代替腦袋控制身體,為了榮耀,他把策略拋諸一旁。

Alex Rins跟Danilo Petrucci掉到Rossi後面,這位Yamaha車手現在要面對的是整個禮拜都跑得飛快的Andrea Iannone。三位義大利車手之間的爭鬥帶來群眾的歡呼,Rossi見此開始催速度。他說:「今天比的是策略,因為我非常熟悉我的對手。所以我盡量掌控全局,因為依照我們所擁有的前輪,我們無法盡全力去拼。每次我試著要拼,我幾乎都失去前輪到快摔的地步。之後,我就等著使用軟胎的車手輪胎衰退。」

看到Rins跟Petrucci陷入掙扎,以及緊追在後的Iannone,Rossi決定放手一搏。他說:「隨後,我最大的對手是Iannone,因為到了最後一圈,我們把策略都放一旁,靠比的是誰心臟大顆。進彎的時候你會想,是不是靠很近。或許我會摔,但我得試。我相信輪胎,相信賽車。」Rossi 能接近Dovizioso,但距離不扣讓他拼第二名,但足以讓他阻擋Iannone拿下第三。

沒有更簡單的方法

由於Yamaha持續掙扎中,這場比賽的成績對這家日本車廠來說特別重要。穆杰羅站的成績讓Yamaha的勝利荒來到累積第16場,上一次獲勝是在亞森。六場比賽拿了六座頒獎台成績,但其中兩個是由衛星車隊的Johann Zarco拿到。Yamaha很幸運能在穆杰羅站上頒獎台,這個頒獎台成績是因為Rossi得地主光環,而非賽車本身的實力。Rossi的隊友 Maverick Viñales以第八名完賽,Johann Zarco在第十,都是因為賽車本身有問題。

Rossi在周圍支持者的聲援中站上第三。這位義大利車手說:「站在穆杰羅頒獎台上的十分鐘─當你登上頒獎台時─在所有車迷面前,這一年所有的訓練跟遠征都得到回報。昨天的感覺已經很棒。竿位給了我很大的動力。對我的頒獎台成績也很重要,因為我從前面起跑。」

連續兩場上頒獎台,讓他在積分榜上排第二,不過卻沒有讓他消除對賽車的擔憂。Rossi說:「這是本賽季第三次上頒獎台,我在積分榜上排第二。這樣很好。但是我在比賽中的成績最好也只有第三。我想試著拼冠軍。我們改善了賽車的平衡,在衝刺圈時抓地力非常好。正賽的長度讓我們很掙扎。我們沒那麼強。所以我希望在這個賽季我們能改善賽車,試著在第二部分的賽季去拼勝利。」

Rossi重申,雖然巴賽隆納測試的新零件有稍微改善,但還有許多工作要做。他說:「我們用了一些新的零件改善這台賽車的機械平衡。事實上,我們可以用Yamaha的優勢,特別是在排位賽,或是比賽的第一圈有抓地力的時候。但一場比賽跑下來,甚至是賽事後半,輪胎衰退或是我們抓地力比較差的地方,跟Honda還有Ducati比起來我們更掙扎。對我而言,我們得在各個地方下工夫來改善這一塊。」

他說,這是Yamaha該解決的問題。他說:「就我個人來說,問題很簡單,而我也試著解釋。現在Yamaha得努力改進,不過這不容易。需要很多人合力來完成。這是場馬拉松。要開始試一些東西,沒那麼簡單。需要測新的東西,而且不確定會不會更好。所以我認為要走的路還很長,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Yamaha開始動起來。這個賽季還很長。或許在這個賽季我們就能改善。

Suzuki的超級新星

Rossi的最後一搏破壞了Andrea Iannone上頒獎台的機會。兩位Suzuki車手在穆杰羅都很強,Iannone在練習賽中幾乎都名列前茅,而Alex Rins克服了練習賽摔車造成肩傷的痛苦,跟在他的隊友身後排第五。Suzuki車手們碰上跟其他人一樣的問題:溫度更高的賽道環境,還有Moto2Dunlop 輪胎橡膠殘留在表面使得抓地力下降,把削弱加速。還好,對Iannone來說,缺乏抓地力影響了每個人,而能待在一群車手中就代表有真空帶可以躲。雖然極速不理想,但Iannone在穆杰羅這可怕的直線還是跑出了第五快的極速成績。

Alex Rins對於一切這麼順利感到又驚又喜。周日的熱身賽Rins一開始幾乎沒辦法跑超過四圈,直到Clinica Mobile提供的專業意見,還有比賽激發的腎上腺素讓這位年輕的西班牙車手能控制疼痛。Rins說:「暖身賽時,我最多就跑四圈,準備起跑時,我試著忘記這件事,盡情享受比賽。第一彎我超過許多車手時,我笑得很開心,我試著要盡量去享受它。比賽中我的右肩跟手臂都很掙扎,但總體來說都是好事,我努力保持專注,並且維持我的位置跟速度。賽事尾聲,我覺得我比其他車手如Iannone或Valentino還要強一點,但我找不到對的地方超車。」

Rins跟Iannone兩人都用了中性胎,由Jorge Lorenzo證明這是取勝的方法,但賽道狀況到最後讓每個使用中性胎的人都非常掙扎。Rins說:「輪胎表現很好,但在最後七圈,變得難以控管,因為賽道變得太熱了。」

別無選擇

Cal Crutchlow也用中性胎,但對他來說,與其說這是個好選擇,不如說這是比較沒那麼糟的選擇。Crutchlow說:「從輪胎選擇,我們就知道這是一場傷害控管的比賽。兩周之前我們在這測試過,Marc跑出了1'46.8。我跑出了1'47.0。基本上我們連續跑出十圈同樣的成績。賽道溫度比現在20度出頭,但這樣的輪胎選擇對我們來說還是很糟糕。」

Crutchlow 說,問題出在不對稱硬胎的左側太軟,使得中性胎變成了更好的選擇。他說:「問題在硬胎的右側是硬的,很完美。左側比中性胎更軟。所以就是去拼左側,或是去試著控制軟胎而已。Marc說他會去拼左側,而我則是選中性胎。這對我們的賽車來說都是不可能的。如果Ducati要用中性胎,那我們就得用硬胎。」Crutchlow 說不對稱硬胎根本沒用。他說:「不對稱硬胎軟的跟甚麼一樣。只有防熱的功能。就這樣。它比軟胎還軟。」

Honda車手在比賽中碰上輪胎過熱,在穆杰羅也一樣。「我盡力了。我待在那。我碰到的問題是前方擋住的賽車溫度,加速融化我的前輪。我沒辦法超越。如果我超,老實說一定是沖昏頭。所以我得接受這個事實。」

這位 LCR Honda車手認為,這也是Jorge Lorenzo奪冠的關鍵。「賽道溫度很高,練習賽的時候你可以一個人跑─如我所說,我自己跑的時候慢Rins 1秒,我可以在這一圈就追到他,因為我在獨跑,周遭的空氣很新鮮。」Crutchlow 說:「Lorenzo 做得很完美。我認為如果他陷入一個集團內他會碰上更多麻煩。他做得非常完美。」

憋著怒氣

非常不滿的Danilo Petrucci以第七名衝線。Petrucci認為他有足以上頒獎台的優勢,由於Marc Márquez在第一圈的第二彎把他逼出賽道,但他認為他的頒獎台是被Marc Márquez給搶走。發現自己在第十位,Petrucci不得不拼上前,爭取頒獎台位置。從第12圈到第17圈Petrucci 看起來會複製去年的成功經驗,讓Ducati佔據頒獎台。

Petrucci忿忿不平的說:「真的很遺憾,整個周末我努力控制輪胎,試著想出一個策略。我想,OK,我不是一個很會起跑的車手,那我就在練習賽練習兩次起跑,我很認真的在克服我的缺點。我們努力在起跑設定上,最後這三場比賽我起跑都很棒,真的見效了。然後Márquez起跑也不錯,在第一彎跑開,然後在第二彎又跑開,但我剛好在中間。我很幸運緩衝區不是碎石堆,我還待在一公分寬的柏油上。我損失了六到七個位置。第一圈我大概第九或第十。」

「接著我要回了六個位置,試著超Crutchlow、Rins、Iannone、Rossi和Zarco。我拼得非常非常兇,我還做出單圈最速,但這不是我的計畫。我的策略是在比賽的第一部分保持冷靜,試著為第二部分保留輪胎,但到了最後五圈我的輪胎就用完了。要保持跟Rossi還有Iannone一樣的速度太難了。接著賽車就很難操縱,我們的汽油幫浦還碰上一些小問題,所以我沒有像開賽那樣有動力。所以真的非常非常難控制。很不幸的是,我們還掉出前五名。我們還在積分榜上,跟第二名只差9分,但今天我們錯過很棒的機會。第一圈就毀掉一半的比賽。第一圈你在第三,到了第二圈變成第十,在排位賽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費工。」

迷失的男孩

如果Petrucci 對Marc Márquez感到憤怒,那麼在他背後完賽的Maverick Viñales則是又困惑又挫折。這位Movistar Yamaha車手又迷惘又受挫,他的確是在上周的巴塞隆納測試找到新的設定,也讓他在練習賽與排位賽表現得不錯,但這樣的速度在正賽幾乎消失。

Viñales 說:「老實說,這對我來說太難了。我迷失了,我真的迷失了,我不知道為什麼在練習賽我覺得我非常有競爭力。我不知道為什麼從FP4開始到正賽我們慢了一秒─甚至更多,因為最後一圈我跑了1'49。去年在這的最後一圈我跑出1'47.7 或1'47.8的成績。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們讓這台車糟成這樣。身為一個車手,我真的很難相信。我沒辦法催。老實說,我就好像發揮了50%。我甚至沒有流汗,因為我完全沒辦法催。我只能照賽車的意思走。」

雖然選擇不對稱前硬胎─或者該用官方給予的命名『W』,只有應用在單一側胎─這條讓他在練習賽跟排位賽都能跑得飛快的輪胎,這位西班牙車手在正賽卻完全沒有前輪抓地力。Viñales 說:「輪胎很棒,因為昨天─還有FP2─我能用這條用過的『W』跑出1'47.6-1'47.8。這應該不代表比賽不能用。說來奇怪也很難解釋。老實說,就連車隊內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老實說,我覺得這周末我真的很強。車隊真的幹得很好,因為FP3我們在低溫狀況非常掙扎,接著FP4就不同了,我們改變了賽車設定,接著又能再跑出節奏,我認為這是個很好的節奏,早上我用舊胎也跑得很快,可是一到正賽就完全變了樣。賽車完全一樣,電控也完全一樣,但換了輪胎,賽車完全就變了。」

能贏的賽車?

Viñales 感到沮喪,因為他感到離解決方案越來越接近了,但又一次,Yamaha讓他失望了。他說:「我認為問題在輪胎上,可能是我們熱胎的方式,因為不可能會差練習賽差1.5秒....無論如何,我沒碰過這個問題。去年的前五場比賽中我沒碰過這種問題。接著,每場比賽都是滑啊滑的,滑啊滑的,沒有抓地力。我試著找到解答,因為你懂得,28分,無論如何我都想贏得冠軍。但我需要車隊幫助,當我跟Yamaha簽約的時候,是他們答應我要給我一台能贏的車。是時候該證明這台車能贏了。

「他們答應要給我一台能贏的車。」這句話在周末他重複了許多次。他說:「我希望Yamaha能解決這個問題,因為當我騎著他們保證能贏的車時,你會想要贏對吧?所以在我心裡,或許不用每一場都能贏,但也不要差太多。我認為我做得到,我的水準,跟我們展現出來的能力是做得到的。然後比賽時,所有事情都變得....非常困難。我希望Yamaha能接收到這個訊息並開始努力,因為他們答應要給我一台能贏的車。而不是一台只能跟Ducati衛星車隊比,只能以第七名完賽的車。」

Alvaro Bautista就是Viñales口中的Ducati衛星賽車,他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在阻擋這台Ducati。這位Angel Nieto車手告訴我:「我的起跑不錯,然後我看到Maverick 在我前面兩到三個位置,我想說,OK,他賽事過半後會很強,所以我要先待在他後面。我就試著超越其他車手。我辦到了。接著我就跟他一起跑。然後我們追上頒獎台集團,但對我來說要超他太難了,特別是因為他的車在直線比較強,他的極速更快,尤其是比賽中段。」

Viñales的速度可能就是2018年Yamaha M1引擎改變的線索。Bautista 說,雖然極速可能不是最快的,但也追不到。他說:「極速不比我快,加速可能也沒有。但在第四、第五,還有六檔的一開始,他的賽車比我的快。事實上,有時候出彎我靠他非常近,但我抓錯距離。所以我錯過第一個剎車點,試著超他要冒很大的風險。老實說,我試了幾次,都差點摔車,但我可以救車。所以我決定跟著他就好。」

輪胎

以第九名完賽,Bautista依舊很開心。在赫雷茲做的設定改變解決了很大一部分Bautista─場上第二輕的車手─前幾場碰到的輪胎溫度的問題。他說:「我們在赫雷茲發現一個很好的設定,可以幫我們暖胎暖得非常好。但在排位賽時,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不到輪胎性能有那麼好。我們得改善這點。如果我們能在前十二位起跑,那我們就有機會。在周日我們的速度不錯,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專注在周六,讓排位往前一點。」

Johann Zarco掉出了前十名,度過了平庸的一個周末。Zarco 整個周末都一反常態,而也只能拿到幾分。他說:「這是場艱難的比賽。不是因為賽道溫度,我想僅僅是我們沒找到解決辦法來獲得更好的感覺,並且好好的控制賽車。從周五開始就很困難。我們的方向沒錯,或者我認為我們擁有這個解方,但周六時我發現,我們沒看到真正的問題。所以我們有一點迷失。」

Monster Tech3 Yamaha車手在等待比賽進入尾聲速度能上來,但卻沒有。鑒於領先集團每個車手都在搶頒獎台的最後一位,他說:「又一次,今天在正賽中我預計能有機會待在領先集團。一開始他們不遠,接著過幾圈後,我想說,OK,過幾圈我就能夠追上他們。最終,情況變得越來越糟,我也累了。當被迫專注在賽車上,最終都會變得很糟。完賽是必須的。這是今天發生的好事。完賽,拿到積分,然後忘記這個糟糕的周末。」

Zarco寧願認為他的問題可能出在他本身對於這條賽道的處理方式,也不願承認是賽車問題。他說:「這是不可能的,這是賽道的關係,可能是我不熟這個賽道,我對這台車的設定不適合這個賽道。但就連Marc,他是最棒的車手,平均19場比賽得分最高的車手,在這也總是會跑出一場糟糕的比賽。所以,把我自己跟他做比較,如果我在這跑得不好,我可能在別的地方跑得不錯,我們會弄明白的。這也是為什麼有些車手本來在我後面的,在穆杰羅都跑到我前面。這可能是賽道的差別。」

邊做邊學

Marc Márquez的轉倒,讓積分榜的差距變小,但他身後的車手卻是要先捉對廝殺。他的優勢從39分減少到23分,不過利曼後,第二名是Maverick Viñales,而現在是他的隊友Valentino Rossi 爬上第二。儘管犯了愚蠢的錯誤,幸運女神似乎還是站在Márquez這邊。

但儘管沒有摔車,Márquez 認為他也追不上Lorenzo。他說:「頒獎台成績是有可能的,因為摔車後,我的速度還是很棒,跟頒獎台的那些車手一樣,但Lorenzo今天比其他人都還快,他能完全掌握這個狀況。我們試過了,但不可能。目標是頒獎台,但之後我獨走時,我幾乎要摔十次。」

Márquez 表示Correntaio彎的摔車是一個學習的機會,也許能避免未來再度上演一樣的歷史。但總體來說,結果讓他充滿希望。Márquez 開玩笑的說:「這場比賽讓我學到,嗯,我不想學到這麼多事情。早上我有一台完美的賽車,到了下午則完全不同。我還得學習掌控所有事情,並學習改進,但我知道我不能再摔了!這我早知道,但是人有失足馬有亂蹄。距離上次在正賽中轉倒已經一年了[所以我]很失望,但重要的是現在我們領先23分,而去年我們領先37分。」

motomatter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