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9日 星期五

雪邦測試分析:當Lorenzo破紀錄

結束第一個在雪邦的冬測後,Marc Marquez向我們保證他非常滿意現在的進度。他說:「這是個很典型的季前測試。每天都有不同的車廠站上成績表的第一名:第一天是我們,第二天是Yamaha,今天是Ducati。單就成績看起來,第七名好像不怎麼理想,不過這都得要經過分析。這是本賽季第一場測試,所有車隊都還處於開發階段........而雪邦是個非常特別的地方。」

從三個點來看Marquez是對的:他跟本田表現得很好,冬測成績無足輕重,而雪邦就只是雪邦而已。尤其這次賽道溫度飆升到51ºC,柏油的溫度還高達57ºC!這對車手、引擎、輪胎與剎車系統都是相當嚴峻的考驗,還得安裝冷卻導管避免碟盤溫度飆到800º的分解溫度。

接著當Marc被問及在雪邦做出新紀錄的Jorge Lorenzo跟他的Ducati做出驚人的1.58´830成績時,他露出一抹微笑。不過Andrea Dovizioso對他的隊友跑出的成績似乎不以為意。他說:「我們都知道如果要做單圈,Jorge有多優秀。今天他想做單圈,最後他也成功了。」語畢,Dovi揚起眉毛做了個表情。

Dovizioso談著Lorenzo如何在第三天中午11:14,做出第一名的成績。他首次嘗試失敗是在最後一彎以比平常快15公里的速度剎車。他並沒有讓賽車跑開,而是試著像以往一樣轉向。前輪忽然就失去抓地,Lorenzo跟他的2018 Desmosedici就轉倒了。

不過,現在放棄還太早,他對賽車相當有信心,加上使用新的米其林前胎,半小時後他又再次上場,並且決心要衝上第一;這是他做到了。他跟他的紅色Ducati在雪邦賽道奔馳,創下新的場地紀錄。

好吧,雖然最速單圈可能就這麼一圈,但分析Lorenzo在雪邦的表現,他做的可比『做個漂亮的單圈紀錄』來得多。把第三天所有車手做出15圈最速圈拉出來看平均圈速,他還是最快的,這顯示他並不只是只快一圈。另外,如果你把他的最速單圈拿掉,取10圈做平均,他還是雪邦最快的車手。



Jorge有了長足的進步,而GP18也讓Dovizioso滿意,雪邦測試的結果相當好,Ducati賽車現在是榜上有名的好車。同時不能錯過的還有Honda與Suzuki,尤其是Alex Rins在2018年的首次測試表現相當驚人。這位年輕的西班牙車手以第六名結束測試,一些大咖車手如, Viñales、Marquez、Rossi跟Zarco都在他後面。而且跟Lorenzo一樣,他不是只有一兩圈跑得快而已,因為在我們平均圈速的表格中他還排第二。下次測試不知道會有甚麼有趣的進展。

雪邦賽道的另一端是Yamaha與Aprilia。Yamaha 有一具相當棒的引擎,但對於車架有太多疑問,使得這家車廠在雪邦的表現受到阻礙。Aprilia的狀況剛剛好相反,他們的車架很棒,但新引擎就比對手弱太多了。

Ducati...謹慎的樂觀

雖然在前五名佔了三台的名額,Ducati車庫裡的氣氛可以說是「溫和樂觀」「事情進展得相當順利」是我們從他們口中能聽到最具「激烈性」的言詞。毫無疑問的,這對這家波隆那車廠來說是最完美的開季。你也可以說「雪邦一直以來都是Ducati的場子」或者指出Ducati車手騎乘2018年賽車還是有碰上一些問題,沒錯,但事實就是Jorge Lorenzo跟Andrea Dovizioso兩人都騎著2018年賽車以第一名跟第四名結束這次冬測。

這個結果從賽道外能看得更清楚。最吸睛的就是Lorenzo的騎乘,尤其是他進彎方式的改變。如果你去年有注意到的話,他去年入彎時先當的專注,現在已經回到在Yamaha時代那樣的本能過彎。現在的他能剎車接著毫不猶豫得把車拋進彎中。新的米其林前胎給了他更多的信心,他已經重新吸收學習,再度變成機器人。

如果Ducati有辦法解決他們惡名昭彰的「首次接觸反應」問題,Desmosedici會變成場上最有競爭力的賽車。在賽道旁,油門開關之間的「延遲」還是很明顯。問道Dovizioso說這是不是個問題,他回答說:「很可惜,我們在這方面還要努力。」。總是擅長分析的Andrea也指出個問題,那就是新的Ducati在以往掙扎的賽道表現如何還是個問號。「當然,在那些特色類似的賽道,我們能騎得不錯。不過真正的考驗在薩斯靈跟飛利浦島。」

廠隊這邊講完了,接著一定要提到騎得非常出色的Jack Miller─第五名結束測試─而他騎著2017年版賽車。這位澳洲車手不只證明他快速適應了「難以適應」的Ducati賽車,還手先發出一個信號,表明他很可能是2018年的黑馬....我建議多關注這位澳洲車手。順道一提,前Moto2世界冠軍Tito Rabat也提到,從Honda賽車換成Ducati賽車並不困難。在雪邦,他以第12位結束,他在騎RC213V的時候也沒跑過這樣的成績。

Honda...很有自信

到達雪邦的HRC測試時程表安排得相當緊湊。三個廠隊車手,包含兩位Repsol Honda車手外加Cal Crutchlow,都很滿意這次測試。雖然每個區塊都有做測試,但主要是放在2018年要採用哪具引擎。Honda的工程師推出瓦倫西亞賽後測試時用的引擎的新版本來到雪邦。

Marquez承認這個版本的引擎是之後兩場測試他們所要專心開發的版本。看起來引擎的動力有所改善,不論是低轉域或是高轉域,不過跟以往一樣,新引擎在動力傳輸上還是有點過猛。去年上半賽季因此受苦的Marquez對此也相當審慎評估,而Crutchlow則表示他不那麼擔心:「有我們的電控,我們能處理的。」

看著Marquez變成一位成熟的車手是一件很有趣的事。當初擁有超強爆發力的Marc,已經變成一位會為了整個賽季著想,想要每一次上場都想「跑最快」的車手。從以前的「我就是要拼得很兇,這就是我」,轉變成現在的「最重要得是世界冠軍。」

有了這樣的Marc,冷靜且經驗豐富的Pedrosa,還有具有爆發力而且超快的Crutchlow,Honda有個相當穩固的團隊。英國車手擁有跟Marquez跟 Pedrosa一樣的資源,並且成為他們的測試車手。

Yamaha...安靜、沮喪、疑問

以下三個概念總結了Yamaha車手們對雪邦的感受:安靜的Rossi、沮喪的Viñales以及疑問的Zarco。我們來看看他們的狀況。

從單圈表來看,對Yamaha以及他們三位車手來說,雪邦測試實在不太好。Viñales第七,Rossi第九,Zarco緊跟在義大利車手後面。雖然測試結束,三人都說「是個不錯的開始」,但Zarco,特別是Viñales的身體語言卻跟他們說出來的話不相符...這三天的時間,Yamaha車庫裡擠滿問號。

雖然Valentino跟Maverick都同意工程師推出不錯的引擎,但是車架疑雲仍壟罩著。更不可思議的是,就連到這個時刻了,在Yamaha車庫裡的Yamaha車手們還在質疑自己到底選2016年車架是對還是錯;直到離開馬來西亞還是沒有個答案。

Zarco反而回頭去用舊車架。測試頭兩天他堅定的使用了17年車架,但第二天,由於缺乏信任,他重新用回他熟知的東西。他說:「用去年的賽車,我找回了在新車上失去的信心。我會繼續努力用去年的賽車,並且試著學習兩年前Lorenzo是怎麼騎的,用他的方式讓我跑得更快點。」

Johann想用Jorge Lorenzo當作參考來讓自己能跑更快,這點有些尷尬。我知道有些人會不同意,但我還認為Yamaha是少了Lorenzo的開發意見。試想一下,Zarco已經決定要用2016年車架,Viñales跟Rossi還在質疑要不要用回傳統的Lorenzo方式,或者是自己去探索未知的領域,同樣的這個決定,讓他們去年受進苦頭。

回到廠隊車手,Rossi指出他們面臨的問題仍然沒有答案。他說:「我們有點擔心。昨天晚上,我對於在今天要改善單圈時間相當樂觀,但那是不可能的,特別是用上新胎。我們需要分析一下原因。這跟瓦倫西亞賽後測試情形一模一樣。」

GP三大巨頭中,比起其他兩廠,在剩下兩場測試中Yamaha肯定有更多事情要做抉擇。往好處想,是車架有問題,如果是引擎問題,那他們沒剩下多少時間了。

Suzuki...進步中

三位車手─Iannone,Rins跟Guintoli─還有一堆東西等著Suzuki來雪邦測試。新的引擎、車架、電控、空力套件....所有東西都在準備中。三天測試結束後,感覺相當良好的是Alex Rins,Iannone則沒那麼好。

兩位車手騎乘風格相當不同。Andrea騎得相當兇,一直猛攻,而西班牙車手則是較為滑順,更還帶著一些Moto2風格。在馬來西亞,後者的效率更高一點;另一方面, Andrea在第一天摔了兩次,可能讓他失去一些信心。他以第十三位結束測試。Rins則是以驚人的第六位結束,而且是又穩又快。(見上面的
圖)看來佐原先生的回鍋,讓Suzuki重回軌道。

Aprilia...全都是新的 = 一樣的狀況

標題聽來殘酷,但這是雪邦賽後或多或少留下的印象。老實說,Aleix Espargaro是這樣說的:「情況跟去年差不多。」

沒錯,新的Aprilia賽車比前一款更好,但聽車手說,這台賽車似乎也遺傳到前一款賽車的特點。新車架一樣還是這台賽車的優點,這位加泰隆尼亞車手說「車架讓我能煞得更猛。」。但是Romano Albesiano所打造的新引擎,似乎老是被對手拋在後頭。沒有太快的極速,大概跟Yamaha還有Suzuki同一水平,但在加速方面卻是輸慘慘。新的賽車還在打造,照Espargaró的說法,似乎趕不及在第一場比賽推出。

第二個狀況也再次重複,那就是二號車手幾乎沒有作用。OK,或許這樣說太苛薄。這麼說好了,在Scott Redding放棄把他在Ducati的經驗用在新的車隊上,他對賽車的貢獻有限...而且這不是我說的。自從跨上車的第一天起, Redding說要把這台車騎得好,要煞得很兇,但這跟他現在表現得正好相反。

KTM...從終點開跑

依照Pol Espargaró在測試一開始說的話來看,這個結果不能說好。他說:「我們得從去年結束的地方開始。我知道這不簡單,因為那是第十、第十一名。在這個級別不容易。」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KTM得依靠去年的經驗與數據。「或許一開始會相當辛苦,因為去年剛開始我們也很一頭霧水,不過隨著賽季進行,一切會好轉。」做為一個得不斷向前追的車隊,他們的測試行程相當的緊湊。Espargaró、Smith跟Kallio都相當努力,雖然西班牙車手在第二天嚴重的摔車後就先收工了。

一切都是小失誤造成大影響。小E說:「我感到非常幸運,我以時速250公里的速度撞上牆。還好身體沒太大問題,只是在瓦礫堆裡滾的時候很痛苦。我拍了一些X光,不過沒有骨折,但我一動就很痛,現在也是。當我回家後會作進一步檢查。」

作者:M. Pecino

2 則留言:

  1. Come On Join With Us Now !!! adu ayam pisau WA : +6281377055002 | BBM : D1A1E6DF | BOLAVITA

    回覆刪除
  2. Come On Join With Us Now !!! ayam bagkok WA : +6281377055002 | BBM : D1A1E6DF | BOLAVITA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