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

2016阿根廷站:控制住的混亂;怪罪Ducati

如果要用一個詞來總結阿根廷站,那就是『多事之秋』。


Termas de Rio Hondo賽道的彎比山路還多,而且每個彎角都是那麼難跑。周五時,車手們發現賽道仍然很髒,單圈速度很慢,而且還有零星摔車意外。周六時,賽道乾淨許多,單圈速度提升,接著Scott Redding的後輪就爆胎了,導致接下來的時程表一片混亂。星期天下雨,讓整個行程更複雜,由於米其林、賽事監督以及車隊們都在探討怎樣進行最好,MotoGP的行程每個小時都在變。

週日的狀況就是混亂,整個非常混亂,但結束時卻幾乎都忘記混亂的過程。Moto3,新人Khairul Idham Pawi替大馬選手拿下第一座大獎賽冠軍,這讓2015年Danny Kent獲勝的方式相形失色。Moto2,冠軍熱門人選間有精彩的貼身肉搏,最後,現任世界冠軍Johann Zarco展現出Moto2世界冠軍的實力拿下冠軍。周末的最後一場比賽,迷人的MotoGP比賽,比賽圈數縮短五圈,並且增設中途進站規定,放大了戲劇性的效果。一早的混亂經過三場美妙且興奮的賽事後全被遺忘。

混亂

然而,混亂還是需要解決。關於MotoGP級別的消息,官方公開信宣布每個小時都不同,看起來相當像業餘比賽。第一波公告是周六晚上,米其林與賽事監督在Redding爆胎事件後宣布回收所有規格的後輪。緊急選項(米其林與官方訂定契約中的第三套輪胎)將啟動,車隊將會獲得多一節的練習時間來熟悉輪胎並且做設定。緊急選項或者稱安全胎的結構與中性胎和硬胎不同,也就是說整個周末所做的練習賽獲得的數據用處不大。

當然,不能用乾地設定跑雨戰,所以額外的那一節練習賽在周日取消了,當然地要是在比賽之前乾就又另當別論。隨著天氣開始穩定,賽事會在乾地且低溫的情形進行,地上仍有幾塊地方是濕的,賽事總監制定了新計畫。或者說,三到四個新計畫,每一個都是前一個的細項。最後的總結都是圈數減少至20圈,並且在中間第九圈到第十一圈要進站換胎,包含各種天氣情況:濕轉乾、乾轉濕、13圈前出紅旗、13圈後出紅旗。

最後以上各種情形只會有一種可能,或者,可能有需要。但賽事監督拚了命的找出各種方式,讓車隊們知道在任何情況下該如何應對。問題是,每次他們設計出一套模式,都會有人挑出不足的地方,所以他們就不得不再解釋得更清楚一點。Email一封著接一封發送,讓人家覺得這個組織非常混亂脫序。

輿論

他們不得不這麼做。最後規則改用2013年飛利浦島的策略,改變規則以應對各種危害到車手安全的變數。當輪胎沒辦法支撐完整場,而老天爺也不合作的情況下,計畫就得不斷改變。不幸的是,在現在充斥著社群網站以及即時通訊軟體的世代,賽事總監得公諸於世,並且接受批判。

推特上自以為是,義憤填膺的人多的是,許多推特用戶抓緊這次機會大書特書。如果這種事在二十年前發生,只會私下解決,大眾根本不會知道,最後只會在報導雜誌上稍微備註一下。但此一時彼一時。2016年,這一系列賽的組織都被用放大鏡檢視。

當然,這也不是藉口。自從2013年飛利浦島之後,應該就訂定能應付各種狀況下的應急計畫。一直對程序做多餘的解釋本身就是個疏失。雖然賽事總監的開放程度值得讚賞,但如果已經具備好一個應急計劃,能省很多事。

你看得不開心嗎?

當然,一旦燈滅起跑,全世界的觀眾都會把目光集中在賽道上。中場換車已經夠少見了,賽道的情況更超乎預期。雨水添加賽道上的變數,賽道上的水灘害不少車手轉倒,能走的路線不多,超車變得更棘手。

有些車手在這種情況下跑的很好,有些則吃了不少苦。Marc Marquez跟Valentino Rossi很擅長處理這種抓地力不穩定的情形,Ducati車手們也是。但是對於Jorge Lorenzo來說,往往都很掙扎,週日正賽也一樣。現任世界冠軍在一開始就掉了幾個位置,然後越來越慢、越來越慢,漸漸掉出領先集團之外。從第六圈開始,事情變得更糟,Lorenzo在一號彎轉倒,同時,這裡也是許多車手轉倒的地方。

Lorenzo無法應對糟糕的賽道條件嗎?他還深受2013年亞森站轉倒的影響嗎?不完全如此:去年我跟他的團隊經理Wilco Zeelenberg談到這回事,他說,Lorenzo在乾濕狀態都很適應,他的紀錄反映出這件事。他尋找賽道上可用抓地力的能力無人能敵,但這也是他的弱點。當抓地力產生改變,變得難以預測,使得Lorenzo更難準確的判斷出每個彎角的抓地力。星期天時,他把這一切歸咎到他失去專注力。那個專注力是他判斷抓地力的重點。失去專注,Lorenzo就會在碎石堆裡結束這回合。阿根廷站的一號彎需要你全神貫注去面對它,賽道中間有突起物,最佳路線的兩側有濕的補丁做陷阱。Lorenzo為他的分心付出代價。

兩台車

少了Lorenzo,前面的對決相當精彩。進站換車之前,Valentino Rossi一直對Marquez施加壓力,雖然兩個不對頭,比賽中拼得很兇,卻很乾淨。進站換車之後,風向變了,Marquez輕鬆的拉開與Rossi之間的距離。這在單圈成績中都看的一清二楚:Marquez進維修站只多花了一秒,他跳車的方式比Rossi傳統的換車方式還快。(他在賽後記者會開玩笑的說『我太老了,不會跳』)但Marquez在賽道上的速度更快。Repsol Honda車手做出一連串在1'40秒左右的成績時,Rossi還卡在1'41秒。進站前,第一名位置競爭激烈。進站後,Marquez的冠軍十拿九穩。

怎麼了?賽車不同了,儘管兩台賽車應該要完全一致─車隊一絲不苟的把兩台賽車設定的一模一樣─其中一定有一項些許的不同,最後才轉變成非常大的差異。Marquez對他的第二台車的感覺很棒,而且比第一台車更快,Rossi剛好相反。在第二台車上他一點都不舒適,只好看著Marquez離他遠去。

在賽後記者會上,他對可能的原因三緘其口,不過事後與義大利媒體的訪談中有稍微提到:「我不知道原因,或許我的後胎熱的不夠,或許是輪胎根本不同了。」2013年的飛利浦島站剛好相反,第一台車的狀況比第二台差很多。

卑鄙的Ducati

不論是甚麼原因,Rossi的第二輛賽車讓他漸漸落入Maverick Viñales與兩位Ducati車手的魔掌。Suzuki車手領先這個集團, 把Andreas Iannone和Dovizioso擋在後頭。他追到Rossi,並準備超越。最終,就像其他摔車的車手一樣,他在一號彎丟掉了他的生涯第一座MotoGP頒獎台成績。

接下來Rossi只需要對付兩台Ducati,但事實證明這兩台卻讓他吃不消。兩台Ducati超車的模式似乎預告了之後會發生的事,Andrea Iannone抱著很大的野心冒著相當大的風險切進Rossi的內線,逼得自己跟Rossi也跑開,Dovizioso趁勢切進來。Rossi知道他被打敗了,沒辦法反超Ducati。他在後面跟著,等著前面的戰鬥發生。

事情以最糟的方式發生。倒數兩個彎角,Dovizioso領先,Andrea Iannone做最後一擊。這次野心也很大,然後Iannone就失去前端,把Dovizioso撞出去了。頒獎台上看不到兩位Ducati車手。

累犯

事後,沒人對這件事感到訝異。Dovizioso事後解釋:「我不知道是Rossi或是Iannone切進內線,可是我摔的當時,我知道一定是Iannone把我撞出去的。當我滑出去的時候,我意識到我早知道這樣的事會發生。」Rossi也對自己的朋友說了重話,他說他的超車動作太危險了,還好他倆還能站的直挺挺的。

Iannone過去也常這樣,但星期天的比賽,這位義大利車手更糟糕。開賽的第一彎,他撞到Marquez的內側,迫使Marquez還有特別是Pedrosa跑開,讓Pedrosa掉了很多位置。 超過Rossi後Iannone越兇猛,所以撞開他的隊友也是無可避免的。這種事一定會發生,特別Iannone在那樣子的狀態之下。

難道Ducati車庫裏頭已經開始蔓延著一些緊張氣氛?或許吧。據報導,Ducati已經要簽下Lorenzo,或者說接近要簽下Lorenzo。兩位車手都知道,想留下來,就得打敗自己的隊友。或許這能解釋Iannone的所作所為。Ducati的頭頭Paolo Ciabatti和Gigi Dall'Igna一點也不同情Iannon,說他不該冒如此大的風險,把兩台Ducati掃出頒獎台外。不過他們也都否認跟合約有任何關係。

這個舉動代價相當高。Iannone因此被判一點罰點,並且在奧斯丁的排位成績要退三格。德州賽道是本賽季Ducati拿冠軍的最佳機會,而Iannone這是在跟他的工作過不去。

真的把輪胎問題怪在Ducati身上? 

Ducati的災難讓Rossi重回頒獎台(他跟Marquez兩人真的是相敬如冰),同樣的還有Pedrosa。Pedrosa稱之為『生命中最幸運的一場比賽』。但Rossi就不太想把這一切歸功於運氣。Rossi說,沒錯,要是Ducati沒有摔車,他根本上不了頒獎台。但要不是因為Ducati在週六出了問題,這會是一場正常的25圈比賽,而他早就準備好了。Rossi說:「說真的,這一周我們沒碰到輪胎問題。但由於其他賽車的關係,即使沒碰上問題,我們還是得改動所有東西。」

他並不是唯一一位將矛頭指向Ducati的車手。Tech 3車手們都批評說Ducati的問題影響了賽會的決定。Bradley Smith說:「今天的比賽情況,太過於偏向有問題的車廠。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認為其他車廠需要對抗輪胎商,因為只要把我們在尾盤的實力拿掉,基本上就是直接讓紅車享有更多的優勢更難對付。」

Pol Espargaro也同樣的不滿。與加泰隆尼亞電台的訪談中,他對整個情形相當不以為然。他說:「比賽會這樣是因為Ducati。我們都說米其林胎有很多問題,但真正碰上問題的卻是Ducati車手們。他們的賽車極速比我們高17公里,馬力比我們大更燒胎,如果Ducati沒辦法用這些胎,那他們得降低馬力,或是為他們做專門用胎。」

車手經紀人Carlo Pernat與GPone的訪談中把這歸咎為新電控與新輪胎的結合問題。Pernat說,原本的輪胎是與車廠電控系統一起開發,但統規版電控卻適從瓦倫西亞才第一次開放測試。統規版電控沒辦法省胎,很有可能因此造成問題。這麼說也合理。

All to play for

許多車手摔了,也有一些優秀的車手交出不錯的成績單。Eugene Laverty稍微耍了些小聰明拿下了第四,這位愛爾蘭車手開始了解他的Aspar Ducati賽車了。只有13名車手完賽,包含真男人Dovizioso。雖然不能發車,但他還是堅持推車過終點,拿下第十三名以及重要的三點積分。他沒被指責,而且很可能這麼做最後救了他的工作。

這三點也是Dovi無奈的原因。如果沒被Iannone撞出去,那他能拿到20點,並且只落後第一名的Marquez 1點。但現在,他差了18分,而且還有許多事情得做。Jorge Lorenzo比Marquez少16分,落後自己的隊友Valentino Rossi 8分。要決定2016年冠軍還太早,但這場比賽的影響肯定舉足輕重。就許多方面來說,這周很重要。

文章來源:Motomatters 撰文:David Emmett 翻譯:摩托筆記

2 則留言: